东部有些城市高考重点大学录取率能达50%~60%,导致很多有价值的数据资源难以让科技界同行共享

科学数据开放共享:打破心中的“科研围墙”

打破心中的“科研围墙”

光明日报:西部科研人才的“流”与“留”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7日 18 版)

时 言

“我们所近些年流失的人才,在北京都可以建一个新的地质所了!”在日前的一项活动中,兰州油气资源研究中心的一位研究员向记者直言。人才流失,依然是制约西部科技事业发展的主要障碍。那么,西部科研人才为何“流”?又该怎么“留”?提高待遇,骨干人才仍会流失过去10年,百年高校兰州大学流失的高水平人才令人扼腕。同样位于甘肃兰州的中科院近代物理所亦如此。近5年来,50多位学术骨干或有较长工作经验的人员相继离开,人才流失数占所里骨干团队总人数的十分之一。近物所党委书记赵红卫坦言,近年来中科院“百人计划”、各类基金、奖项等一系列人才扶持政策效果明显,每年确实有多位学科骨干人才来到研究所从事研究。为了稳住人才,研究所兴建宿舍楼,为人才配偶解决工作,努力提高经费和待遇,尽力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尽管如此,仍不能阻挡骨干人才流失的现实,而引进领军人才依然很困难。流失的不仅仅是中年骨干,青年后备人才的出走更为普遍。留日博士后黄汉民5年前入选“百人计划”,来到兰州化学物理研究所担任研究员后,他带领一支15人的团队独立开展研究。他说,如此好的研究平台让他兴奋,但团队人才接续乏力却令他倍感焦虑。“我培养好的硕士博士毕业后全走了,团队不强,再好的项目也做不好。再这样下去,我自己还能在这里坚持吗?”子女教育、科研资源均是人才流失的原因为什么很多人才宁愿去竞争激烈的一线城市,也不愿待在兰州敞亮的实验室呢?赵红卫认为,西部地区自然条件比较艰苦、交通不便,由于整体经济条件落后,科技人员工资待遇水平很难与东部同类院所相比,“社会保障和退休金及补贴水平甚至比东部地区低出三分之一还多”。子女教育也是人才流失的一个主要原因。“拿高考来说,东部有些城市高考重点大学录取率能达50%~60%,甘肃却只有5%~7%!”赵红卫说,“许多骨干人才为了下一代狠心离开,留下的大多是在兰州成家的人,也难怪大家无奈地笑言‘兰州的姑娘为近物所的人才稳定贡献了力量’。”与前些年相比,青年科研人员的待遇条件也改善不多。有的研究所甚至难以为年轻人找到一张床位,更不要说其他待遇。此外,西部地区与东部地区之间在科研资源上仍有不小的差距。2012年的数据显示,西部地区有“985”高校7所;国家重点学科、重点实验室和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国”字号科研平台127个;博士后科研流动站690个,仅为东部的29%、25%、26%。事业和项目留人最有效“如果没有重离子项目的吸引,肯定留不下现在这些人。”回顾人才建设走过的道路,近物所所长肖国青说,“说的现实一点,事业和项目留人还是最有效的。”近三年来,因近物所承担的国家级大科学工程——重离子相关项目的吸引,每年慕名前来的科研人才和学生达到一百多人。留德博士后杜广华是微束领域的紧缺人才,面对全国多家科研院所的邀请,他把近物所当做了第一选择。“提到中国的重离子核物理,国际上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兰州。依托这里大科学装置的高能量,我可以充分发挥所学所长。我在科学研究上的所得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而在沙漠、干旱、冻土等研究领域,西部的资源优势更是得天独厚。“对于我们科研人员来说,哪里的研究平台好,就去哪里,其他是次要的。”寒旱所研究员杨保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手里有优秀的研究项目,人家来挖也不会走;但若是研究项目平庸,就很难说了。”为此,西部科研院所做出了诸多努力。近几年,各大科研院所广泛开展国际合作,鼓励骨干人才承担更多的重点课题和重要项目,并设立各种所内奖项基金,集院所之力激励人才。更有院所将研发中心转设在江苏、浙江等东部地区,以此搭建东西部人才吸引交流的新渠道,这些举措,在一定程度上也缓解了西部科研院所的人才之困。从长远来看,东西部的人才资源“鸿沟”依然是一个难以在短期内弥合的问题。对此,赵红卫认为,仅靠一两个大项目的支持对于西部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应该在国家层面予以政策倾斜。“用事业留人就要有好项目,当前的各类竞争性科技项目,比如973、863、重大研究计划、专项等,能否给出一定额度让西部科研机构承担,一些国家大型科研仪器设备能否让西部科研院所共享?”此外,在各种竞争性人才计划里,西部的额度和条件也都应进一步放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家倡导人才建设西部,那时西部地区科研人才的工资普遍高于东部,这在稳定人才上起了很大作用。”赵红卫认为多年前的做法可以借鉴,以此吸引青年研究者到西部安家和稳住骨干人才。”更多阅读中西部高校联盟正式成立西部人才“短板”修复有方中西部高等教育振兴计划将启动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单打独斗”式的科研既难以适应时代要求,也不利于科研人员自身成长,应当多一些合作共享的意识,形成开门搞科研的文化

“单打独斗”式的科研既难以适应时代要求,也不利于科研人员自身成长,应当多一些合作共享的意识,形成开门搞科研的文化

最近,我国首次出台《科学数据管理办法》,意在大力推进科学数据资源的开放共享。此举一出,得到科技界广泛好评。

最近,我国首次出台《科学数据管理办法》,意在大力推进科学数据资源的开放共享。此举一出,得到科技界广泛好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