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先警告消息是在地震产生后的第5秒发出的,芦山地震是汶川地震的强余震

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称芦山震后成功发布预警信息

5月7日,四川省地震预警重点实验室、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宣布:将在四川省、云南省建设面向地震预报的我国首个地下云图网——通过在地表安装约2000个地下云图网监测站,收集地下8-20千米的应力和能量动态演化信息,并实时传输到监测中心处理生成的动态地下应力和能量监测网络,尝试对地震进行预报。

院士称芦山地震是汶川地震余震

4月20日,四川雅安芦山遭遇7级大地震,再次让中国和四川进入全民抗震救灾进行时。对于地震为何会在与汶川相邻的芦山再次发生,专业人员在探讨原因的同时,公众也在追问原因,并且直逼地震预防的核心问题:地震能否预报和预警。地震预警和地震预报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是在地震之后发出信息,后者是在地震发生之前做出预报,显然,后者比前者的难度更大,情况也更复杂。正如任何事情都是从简易之处突破一样,地震预警在此次的芦山地震中也有突破和进展。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称,芦山地震后该所成功地发布了预警信息。预警信息是在地震发生后的第5秒发出的,地震波从芦山震中传到雅安城区需要10秒,因此让雅安城区获得了5秒预警;地震波从芦山震中传到成都需要33秒,因此为成都赢得了28秒的预警。预警让其他城市的人获得5秒至28秒的时间起到了多大的作用,还需要在此次地震后进行研究和评估,但是,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不过,国内现阶段的地震预警也表现出了需要进一步改进的地方。例如,预警信息发布渠道过窄,很多人既没有收到短信,也无法听到警报,更不可能“随时都看着微博”。但是,日本的预警系统却比中国做得好,其地震预警和NHK是联动的,能第一时间告知所有公众。因此,地震预警如果不能把地震预警监测、预警信息产生、预警信息发布、预警信息接收和接收后公众该如何行动等五个环节有机衔接起来,就不能发挥地震预警挽救生命的重要作用。相比于地震预警,地震预报一直徘徊不前,自然会处于非常纠结的境地。现在,中外科学家都异口同声地认为,由于地震的复杂性,地震预报在目前还做不到。然而,即便在这个大前提下,也还是有很多研究人员在这一充满荆棘的荒芜之地辛勤地探索着,并且陆续有结果公布。但是,这些结果的公布方式,是面对公众还是专业人员发布,有一些矛盾和不周之处,也可能会对抗震产生误导。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开研讨会,有专家提出四川100年内都不可能再发生强大地震,因为能量在汶川大地震中释放得差不多了。更有甚者,北京大学一位教授通过自身的研究提出,汶川大地震的能量已得到释放,这一地区再发生类似地震的周期约为4000年。但是,仅仅过了5年,在离汶川80公里同处于龙门山地震断裂带的芦山就发生了7级大地震。现在,旧事重提,一些专业人员认为过去那些说四川100年,甚至4000年内都不会再发生大地震的专业人员,是在误导公众,给老百姓传递了错误信息。更有网民激情陈辞,认为应当追究这些发出错误信息的研究人员的责任,就像2012年10月22日,意大利地区法院对6名意大利科学家和1名意大利民防局地震危机办公室官员判处6年监禁一样,因为他们在拉奎拉地区6.3级地震中,未能向公众提供准确和及时的预警信息,从而导致309人丧生。法院认定这7人在评估地震风险及向公众通报相关预警信息时玩忽职守。然而,中国的情况与意大利不同。专业人员是在研讨会和学术刊物上发表其研究结果,而非直接向公众和社会发布地震预报或预警。例如,北大的那名教授的预测,是发表在2009年9月的英国《自然·地球科学》杂志上的。科学研究中,任何人都可以公布依据其研究获得的结果,无论对错都只是一家之言。而且,研究结果一般面对的是专业人员或部分公众,而非政府发布的面向所有公众的防震抗震信息。同时,任何科学研究的结果在发布后,只是一种假说,还需要以后更多的研究结果来证实或证伪,才有可能成为一种公认的理论或被否定。其结论也只是一种假说,并不能作为社会和公众抗震防震的指南。不过,北大教授的研究结果也通过媒体的采访传播出去了,这是唯一不慎重的地方。这也给地震预报和专业人员提了一个醒,在公布自身的研究结果时需要谨慎,否则就可能真的误导公众,给防震抗震添乱,并且置地震研究和预报于无限的纠结之中。(原标题:芦山地震:预警进步
预报纠结)更多阅读专家受访谈地震预警:预警信息发布尚需规范成都建成世界最大地震预警系统
价值1.6亿元我国计划五年建成国家地震预警系统
我国首次实现对破坏性地震成功预警相关专题:四川芦山7.0级地震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汶川地震10周年,地震能否预报的问题被再次提出。不禁想象,如果10年前汶川地震能够预报,伤亡人数或有所减少。然而,对于地震预报,世界和中国主流科学界所持的观点和态度是一致的:地震目前还不能预报。

距汶川地震五年,昨日,四川芦山发生7.0级地震,两次地震震中相隔85公里,同处龙门山断裂带。很多人疑问,为什么这一次依然是四川受难?两次地震有何异同?之前有种“汶川地震已经把几千年积累的应力释放完了”的说法,雅安这次的大地震为何还会发生?对于此次地震的成因,科学界有专家认为其是汶川地震以来最大的强余震,也有人认为两次地震之间存在或多或少的联系。疑问1:是否为汶川地震余震?芦山地震为独立地震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研究员周本刚表示,目前判断,芦山地震不是汶川地震的余震,而是两次独立的地震。他表示,两次地震震中距离85公里,距离较远,虽然这两者都位于龙门山断裂带,但这条断裂带长达500多公里,各处的断层不一样。不过,中科院院士,地球物理学家陈运泰认为,芦山地震是汶川大地震迄今“最大的强余震”。“我五年前就提过,汶川地震不是像很多人说的那样朝东北扩散,而是将来在西南处会发生七级左右地震。”他表示,当时提交的政府内参中,他特别提到汶川西南100公里左右的宝兴一带可能发生七级左右的强余震。陈云泰认为,从震源位置、震源机制和震级大小看,芦山地震是汶川地震的强余震,是汶川大地震的破裂向西南方向的发展。对此,周本刚解释,长达500多公里的龙门山断裂带,总体分成3段,“中段地震活动最为强烈,这也就是汶川地震发生的地方。南段也有明显的活动,北段是汶川、青川以北的地方,活动则弱一点。”周本刚说,芦山地震发生在龙门断裂带南段,震中位置大体在龙门山断裂带南段的前山断裂附近,而汶川地震发生在龙门山断裂带中段,在中央断裂和前山断裂分别产生了长达240公里和72公里地表破裂带;另外,从震级和烈度看,二者差别较大,芦山地震的破坏程度没有汶川地震大,伤亡和经济损失也会比汶川地震轻;第三,从地表破裂程度看,预计芦山地震的地表破裂带长度和位移远低于汶川地震。中国地球物理学会科普委员会委员张晓南也认为,目前还不能说芦山地震就是汶川地震的余震,他表示,和汶川地震一样,此次芦山地震也是主余震型,即地震发生后,从产生到趋于平缓,有一个慢慢衰减的过程。疑问2:芦山地震和汶川地震有何异同?震级少1级
能量差33倍
昨日,多名地震专家认为,芦山地震和汶川地震的机理是一致的。“它们都是逆冲型地震”,周本刚解释,地层断裂处分成相对上下两盘,根据上下盘的不同运动分成三种:一种是断层两盘水平交错,称为“走滑型”,一种是断层上盘往下运动,被称为“正断型”,另一种则是上盘往上运动,这便是“逆冲型”。两次地震与龙门山断裂带运动性质一致,是青藏高原的巴颜喀拉地块向东南运动,受到四川盆地阻挡,应力积累和释放的结果。此外,中国地球物理学会科普委员会委员张晓南说,两次地震都是主余震型。“这次地震也是这样,不可避免地有余震,大概到了下午2点钟左右,3级以上的余震已经有30多次了。”他同时表示,四川盆地主余震型出现的较多。但此次地震和汶川地震的差别也很大。最大的差别是其破坏力。张晓南介绍,虽然听上去芦山地震和汶川地震震级只相差1级,但在爆发的能量上却相当于差了33倍。张晓南解释,汶川地震不仅震级高,烈度也大,相比而言,此次地震的破坏性就小多了。疑问3:首次速报为何仅为5.9级?地震速报先发布再审核中国地震局监测预报司一处副处长黄媛介绍,4月1日起,我国地震速报采用了“自动+正式”的速报方式,和之前需经审核,要满足准确无误后才能发布不同,现在我国的地震速报,首先由计算机以最快速度发布,然后再发布正式速报。速报的内容,除了发给地震系统、相关部门之外,也同时在官方微博上进行发布。昨天上午,芦山地震发生2分钟后,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的官方微博便发布了自动速报,当时计算机判断为5.9级,9分钟后,正式速报修订为7.0级。黄媛表示,我国计算机自动速报的准确率能达到95%以上,但震级越大时,会出现准确率相对偏差大的情况。她说,芦山地震是自新的地震速报制度之后,出现的最大地震,其速报发布的快速,也得以令地震局可以在半个小时内便启动一级应急响应,而灾区当地的民众,如果看到微博信息,也可以及时避险,离开危房。此外,目前,中国地震台网中心方面正在测试智能手机APP推送功能,已经开发了安卓手机的推送,今后,智能手机用户可以“被动”地接收到地震速报信息。疑问4:芦山地震是否会导致次生灾害?四水库现裂缝
一堰塞湖形成
张晓南表示,和汶川地震一样,芦山地震也发生在地质行为比较特殊的同一个断裂带上,有很多山、沟壑,就有存在如泥石流和滑坡等次生灾害的可能性。而一旦发生余震或下雨的情况,则可能会引发次生灾害。“如果你在山区,就要远离比较容易滑坡的地方,如陡峭的山区,或者土石比较松软的地方,这样生存的可能性会大一些。”他表示,这种次生灾害在主震和余震出现时都可能发生,因此离开危险的房屋是一个前提。昨日,官方已经通报有四个水库出现裂缝,地震还导致了一个堰塞湖的形成,这令独立地质学家杨勇感到担心。“那边的水坝水电站实在太多了,有一个距离震中只有10公里远,现在因为交通进不去,通讯也不畅通,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他认为,目前水坝的情况还是比较紧急的,“水库如果受损了,上游来的水导致水流过大,水库承受巨大的压力,可能会出现溃坝。”昨日,中央气象台提醒,未来三天,芦山县以阴天为主,有时有阵雨,对救援工作比较有利,“不过震区人民及救援人员仍需防范余震及塌方、泥石流等次生灾害。”疑问5:地震是否可以快速预警?雅安主城区提前5秒预警昨日,成都一家民间研究机构的地震预警系统首次发挥了作用。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建设的地震预警技术系统提前发布预警信息,其中给雅安主城区的预警时间为5秒,给成都市主城区的预警时间为28秒。该所所长王暾介绍,这个预警体系覆盖面有40万平方公里,是2010年末逐步建立的,采用电波比地震波速度快的原理,在破坏性的地震波尚未对目标区域造成破坏之前,就给目标区域进行预警,发送预警警报。据介绍,这个监测系统目前一共有1300多个监测台站,主要分布在云南、四川、甘肃、陕西、河北唐山、安徽和辽宁。据该所介绍,目前其预警信息覆盖人群约50万,其中微博有20多万粉丝,北川和汶川电视预警人群近30万,还有其他的手机客户端接受者等。预警时间几秒到几十秒意义有多大?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所长王暾表示,从宏观层面讲,给成都市主城区的预警时间为28秒,应该可以避免成都主城区的所有伤亡,但这次成都主城区还是有人受伤。张晓南评价,这样的预警体系是很有必要的,也是国家目前正在重点推进的方向。“十二五”期间,国家已经有了这方面研究的计划(原标题:五问芦山地震)更多阅读美专家认为雅安地震为汶川地震余震四川雅安地震已造成124人死亡
3千余人受伤中科院遥感地球所获取四川雅安震区首批遥感数据院士:汶川震后四川百年无强震说是误导四川地震局:本次地震非汶川地震余震四川雅安芦山地震已致47人死亡
余震仍在发生四川雅安芦山县发生7.0级地震

汶川大地震发生的那一年,美国地质调查局就公开宣称,无论是美国地质调查局还是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或者任何其他科学家都没有预报过一次大地震。正因如此,美国地质调查局目前仅致力于通过提高基础设施的安全等级来长期减弱地震的危害性,而不是把精力放在研究短期预报上。

尽管地震是不能预报的,并不意味着地震预报是不可以探索的,相反,地震预报的探索已经上路,正在艰难行进。此次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建立的地下云图网,就是一种全新的对地震预报的探索。这种探索,借鉴气象预报方法预报地震。也就是通过借鉴气象预报的看云识天气方式,对地下云图进行自动或人工分析、研判,以提高地震预报水平,是一项地震预报的新思路和新尝试。

问题在于地震的孕育极为复杂,在同一地点地震重复发生的概率较小,这些情况,阻碍了对地震现象和规律的认知,也就难以预报地震,尤其是难以进行浅源性破坏性地震的临震预报。临震预报是指对某地几天以内,在较小范围内可能发生的破坏性地震做出的预报。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的临震预报尝试,也许会失败、也许会获得一点点进展、也许还是原地踏步,但无论失败、成功或原地踏步,都体现了一种科学精神——试错。

相关文章